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

分类:网贷百科 作者: 时间:2018-12-23 20:11:43 来源:互联网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已经专家论证通过,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正式颁布。颁布的目录是经劳动保障部、国家计委等7个部门确定的专家小组对药品进行分类并拟定备选目录,由全国1000多名专家投票遴选等严格程序产生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包括西药、中成药(含民族药)和中药饮片三个部分。制定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加强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是保障职工基本用药需求,合理控制医药费用,推进基本医疗保险改革的重要措施。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其中西药913个品种,中成药575个品种,民族药47个品种。中药饮片部分包括28种和1个类别的单方或复方使用都自费的药品以及101种在单方使用情况下自费的药品(该类药品实行排除法,凡列入目录内的均自费)。西药、中成药分甲、乙两类,甲类西药327个,中成药135个;乙类西药586个,中成药440个。基本医疗保险要支付费用的药品,职工个人都要按照各统筹地区当地基本医疗保险的规定负担部分医药费用,乙类药品价格一般比甲类药品高,个人自付费用比例也高于甲类。自付标准由各统筹地区制定。甲类药品全国统一执行,各地不得调整,乙类药品各地有15%的调整权。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正式颁布,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职工,使用目录上的甲乙类药和目录之外的中药饮片均可按各地规定的比例报销。目录上的西药和中成药分甲、乙两类,甲类药品种由全国统一执行,各地不得变动;乙类药品种各省区市有15%的调整权。乙类药一般价格比甲类药高,个人支付费用的比例也高于甲类药,具体支付标准由各统筹地区制定。

新颁布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与过去公费劳保医疗用药目录相比,具有如下特点:①两个基本“重合”,即各省区市现行的公费、劳保医疗药品目录中,80%以上的药品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重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中90%以上的药品与《国家基本药物》重合。②两个“增加”,即《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与现行全国公费医疗药品报销范围比较,西药和中成药分别增加了15.9%和8.1%,西药中合资及进口药品的比例略有增加。③一个“提高”,即《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将近几年上市的疗效好的新药、新剂型替换了一些老药、老剂型。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原则

这次制定《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坚持了5条原则:保证职工用药安全有效;保证职工基本医疗需求;鼓励和支持医药科技进步;坚持新旧用药办法平稳过渡;坚持科学性、公正性、权威性的原则。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管理

中国的《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规定,纳入《医保目录》的药品应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从2005年8月1日起,《医保目录》中的非处方药定价权下放到地方,由各省自主定价。在此前,《医保目录》中的甲类药品实行的是国家统一定价,乙类药品则由国家制定一个指导价,地方的定价可在5%的范围内浮动。今年国家发改委公布新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定价药品目录》,品种数量由原来的1500种左右扩大到2400种左右其中包括《医保目录》确定的2100种报销药品。有些企业在为药品能够进入《医保目录》而庆幸的同时,也开始为药价的硬性指标带来的利润空间缩小而苦恼。终端销售的扩大伴随的是最高零售价与医院医疗保险金额所带来的局限。所以才有人指出,企业的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并没有可以炫耀之处,利润的最终获得才是最有力的表征。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强制性的降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这个问题由体制上的弊端所导致,就应当通过动体制的手术来解决。但是因为药品这一商品的特殊性,完全由市场来支配价格,可能性还是不大的。因此企业进入《医保目录》的复杂心情也就不言而喻。但是,不管怎样,中国的医保制度将渐趋完善,市场所具有的潜力医药企业也心知肚明,《医保目录》不是“保险柜”,但它的存在和作用始终不能小觑。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发展

中国的《医保目录》是借鉴国外经验,伴随着医疗保险体制的发展而建立起来的,至今已走过5个年头。

2000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简称《医保目录》)诞生,标志着我国医疗保险制度改革配套措施的正式启动。2004年9月,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布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4年)》,较2000年版本不同的是,新目录增加了“工伤保险”这项。在这次2000年以来的第一次《医保目录》调整中,714种药品入选了最新版的《医保目录》,其中中药增加408种,增幅达98%,西药新增加306种,增幅达42%。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胡善联教授向记者介绍:“1979年WHO提出制定《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目的是保障人们的基本健康权,主要针对的是发展中国家。WHO制定了一个指导目录,各个国家可在此基础上做出调整。80年代,中国出台的公费劳保用药目录,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制定的。它有利于用药管理的规范,并满足各地的基本需求。此后,就有了1999年的《城镇职工医保用药范围管理暂行办法》,为2000年出台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打下了基础。目前我国《医保目录》中的药品数目已经大大超过《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有近2000种,比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药品目录水平高得多,所以很多的国外企业都想让自己的产品进入中国的《医保目录》。”

政府定价影响深远

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裁、中山大学岭南医药卫生经济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庄一强认为,《医保目录》的存在和调整引发了众多药企的公关行为和机会,增加了药品流通成本,而这些成本最终还是转嫁给了病人。对于制药企业来说,尽管明知产品进入《医保目录》后将面临国家限价的压力,但首要的工作之一仍是想方设法使自己的产品进入《医保目录》,因为进了《医保目录》的产品销售量才有了保障。即使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产品能否进入招标范围的依据之一也是看有否进入《医保目录》,这种挂钩的做法无疑又促使企业加重医保品种的含金量。这里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每届的全国药品交易会上,招商受欢迎的品种十之七八都是医保品种。

抑制医疗费用猛增?

关于《医保目录》对控制医疗费用所起的作用,庄一强认为不能盲目下结论。制定《医保目录》的初衷主要是为了控制医药费用的过快增长,但从《医保目录》颁布后的实际情况来看,每年的医药费用增长率(大约在13%)都高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大约是9%),不能据此就轻易给《医保目录》下结论。医药费用的过快增长是个牵扯着千丝万缕的复杂问题,而作为改革措施一个组成部分的《医保目录》出台也仅仅五年时间,亟待发展完善。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执行会长于明德先生则是另一番见解。他认为《医保目录》的确在医疗保险制度的建设过程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保障了人民群众用药的可及性。医保定点医院和定点药店都要求备齐医保用药,保障了药品的品种供应。从医生这个角度来说,《医保目录》对医生也有指导作用,指导医生优先开具目录中的药品,控制药品费用的作用更强了。过去目录收纳的品种较少,2004年目录中的品种增多了,给患者提供的选择也更多了。

中国公立医院自从2000年前后开始对医疗费用的增长实行总量控制,这其中《医保目录》发挥了很大作用,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上海某著名三甲医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他们这样的公立三甲医院,医药费用的控制一直使他们感到困惑。因为病人到大医院看病就是冲着医院的品牌来的,认定在大医院要好好治病,多开药、开好药,所以病人多、处方大,导致院方对控制总费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据了解,这种情况在三级大医院并非个别现象。

从2004年开始,《医保目录》今后将两年进行一次修订、完善。《医保目录》未来发展的方向如何?现在《医保目录》品种的选择受到药品价格,定价因素的影响较大,其实,一些价格相对较高的新特药及质优价高的药品也可以适当入选《医保目录》,对于这类新特药品和高价药品实行给付标准管理,目的是使《医保目录》适度扩容,让病人拥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思考与建议

近年来,由于药品在医疗费用中所占比例过高,大处方、回扣药等不合理现象普遍存在,使药品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所以目前对((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的使用与研究显得尤为重要。对医保病人药费结构进行调整,进一步控制自付药费比例,以减轻参保职工的经济负担,成为必需解决的社会问题。

一、《基本药品目录》是实施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必要步骤。

众所周知,从解放初开始,中国就对城镇职工实行了统包的劳保制度,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改革的深化,这一体制已日益显现不足。“大锅药”已成了国家财政的包袱。于是上海在90年代中期率行推出公费及劳保药品报销目录,这是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大锅药”的迅速膨胀。于是各地纷纷仿效,收效十分明显。但是,一些“画地为牢”的地方保护主义以及借机“劫财劫物”的不正之风也随之泛起,令社会各界深恶痛绝。党中央、国务院顺应民意,在前年作出了“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据此制定《基本药品目录》。这是加强医疗保险用药管理,确保城镇职工的基本医疗保险改革工作顺利推进的重要措施,也是实施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的必要步骤。

二、新剂型、新品种进入《基本药品目录》偏少。

此次的《基本药品目录》,计有西药913个,中药575个,合计1488个。其中“甲类”西药327个,中药135个,合计462个;“乙类”西药586个,中药440个,合计1026个。粗看似数量不少,但是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进入目录的新剂型、新品种屈指可数。据粗略统计,913个西药中,缓释、控释剂型仅为30个,气雾、粉雾剂为15个,栓剂仅为9个。也就是说,新剂型不到目录的10%。更加可怜的是,即使进入目录,这些新剂型也大多是“偏房”。据统计,进入甲类目录的缓控释品种一个都没有,栓剂为2个,气雾、粉雾剂也仅为3个,这与国家重点发展生物医药高新技术产业的政策显然是南辕北辙的。中国是个医药生产大国,原料药的产量仅次于美国,但是制剂开发上却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欧美国家一个产品一般有7-8种剂型,从普通片剂、胶囊到缓释、控释、雾化剂,花样百出,方便了病人,减少了毒副作用。而我国,一个品种大多只有1-2种剂型,“傻大黑粗”成了制剂的主角。

此次一些疗效好、水平高的国家一类新药都没进入目录,这更不能不说是个缺憾。如,有人类肠道卫士之称的国家一类新药“培菲康”,尽管有广阔的市场仍没进入目录。还有抗早孕的国家一类新药息隐,这次也难逃厄运,没有进入目录。这不仅与计划生育的国策不符,也严重挫伤了企业开发新产品的积极性。药品开发投入高、周期长、风险大,国内新药开发和生产的资金一般在数千万元,耗时5年以上。如果开发成功的新药不能及时进入《基本药品目录》,就不可能占有市场,这样科研成果的产个化和经济效益回报就是一句空话。因此必须从政策上鼓励企业开发新剂型、新品种,而《基本药品目录》就是国家发展医药高新技术产业的基本政策导向,因此必须加以周全考虑。

三、《基本药品目录》对医药工业影响巨大。

《基本药品目录》的出台,意味着今后的药品市场上,采购药品要在《基本药品目录》里找;医院开方要在《基本药品目录》里寻;职工生病吃药要在《基本药品目录》里选。而没有列入《基本药品目录》的药品在市场上将会丧失竞争能力,必然逐渐被市场所淘汰。而以生产没有列入《基本药品目录》的药品为主,且产品品种相对较少的中小企业将面临严峻考验,甚至有灭顶之灾。如一家中药厂,其主要产品祛痰口服液、参贝北瓜膏、垂盆草制剂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年销售额5000万元,3个品种占企业年销量的80%,但这将均没列入《基本药品目录》。目前,有一些药品经销单位和医院已拿起“尚方宝剑”——《基本药品目录》规范药品采购,纷纷停销或限量购销上述产品,该企业因此岌岌可危。

四、贯彻《基本药品目录》的几点建议。

⑴实行双轨制,逐步并轨。考虑到《基本药品目录》出台以前,各地已经都有一个地方目录,为使生产企业和经营单位、用药单位都有一个逐步适应过程,防止由于“急刹车”而造成意外,应当允许地方有一个过渡时间,从双轨制逐步转入单轨制。

⑵对新剂型、新品种应有保护措施。尤其是我国制剂水平落后,应当鼓励企业经常创新,发展新剂型、新品种。目录可以规定药品的化学结构,剂型则应当由医生和病人从实际出发进行选择。

⑶积极推进“病种报销法”。不少国家实行“病种报销法”,即在确定病种医疗总费用的前提下控制用药总费用,而不具体规定能否使用什么药品,医生和病人可在规定的医疗总费用中,选择需要的药品,按规定报销,这样既有利于病人使用针对性的药品,也有利有于促进医药产业的发展和新药的开发。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