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保险上市时间

分类:网贷百科 作者: 时间:2018-12-23 21:44:12 来源:互联网

2011年11月16日上,新华人寿的IPO申请获得了证监会通过,新华人寿将由此成为第四家在A股市场上市的保险公司。根据新华人寿预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本次拟发行1.5854亿A股,并同步通过香港公开发行和国际配售发行不超过3.5842亿股H股。根据招股说明书,新华人寿发行规模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18%,其中A股比例占5%。作为年内首家也是保险行业首家以“A+H”同步发行方式上市的公司,新华人寿上市备受市场关注。

新华人寿此次IPO考虑了市场承受能力,“主攻”香港市场,A股发行比例仅5%,远低于业内预期,据市场人士预计,募集资金规模应该也仅在几十亿元,对A股市场影响有限。本次上市备受关注的另一原因是这并非新华人寿首次向IPO进军,新华人寿的上市道路漫长,困难重重。

早在2000年,新华人寿引进4家外资股东后即明确提出了上市目标,并很快获得了保监会的支持。2002年,新华人寿董事长关国亮就表示,公司的发展正处在历史性的转折关头,完成机构布局,增强业务规模在于寿险经营,而壮大资本规模则在于资本运营。这足以证明新华对上市之举的重视。并且,2004年2月13日,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当年上市的两家保险公司分别是平安保险和新华人寿,平安上市地点在海外,新华则在内地。

但是,人保、中国人寿、平安三大保险公司顺利实现香港和美国上市后,由于2004年8月保监会对偿付能力不足的3家寿险公司(新华人寿即为其中之一。)下发了监管意见书,提出明确的监管措施。新华人寿依然在苦苦等待上市。2005年12月,新华保险将暂时搁置A股上市计划,另外寻求融资捷径———发行次级债。

新华人寿迟迟未上市的原因错综复杂,其中利益纠葛隐性投资待解、有效内控存疑、分公司坐大、保费与投资纠结、偿付能力不足等,成为其发展路上的拦路虎。

第一,隐形投资去处至今尚未有明确说法

据媒体披露,目前已知关大举调集保险资金对外投资利用的是两大平台,即北京华新融投资有限公司和东方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华新融、东方财务与新华人寿均无任何股权关联。巨额对外投资部分记为新华人寿的隐形投资,但并无新华人寿董事会的授权,亦无任何合法性文件可资证明。因此,新华人寿对外投资之名与实,几乎全在乎关国亮的个人裁夺。

关国亮为此设计的新华人寿与相关公司复杂的股权代持架构,在事实上为关国亮打造了个人资金的王国。这些(究竟是多少?数字尚且存疑)由保户向新华人寿交纳的保费构成的保险浮存金,经关国亮截留腾挪,通过各种途径披上一件合法马甲,“洗”为关姓。

这其中最离谱的莫过于关国亮借助壳公司控股深圳航空。2005年5月关国亮借哈尔滨亿阳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以27.2亿元高价竞得深圳航空65%股权,其中有5亿元资金直接来自新华人寿。这一切新华人寿董事会并不知情。

2003年3月,华新融收购北京永安里长安街南侧的成中大厦项目,总计投入约9亿元。项目于2004年底竣工,更名“新华保险大厦”。但在2005年初,新华人寿审计师普华永道作审计时,却发现新华人寿与新华保险大厦项目公司有高达13亿元的资金往来,且为项目公司提供了5亿元贷款担保。2005年间,关国亮还调集逾10亿元保险资金,投向长安街上另两处房产——西贸中心和北京宫。在西贸项目中,华新融携新产业投资入股;在北京宫项目中,关则委托新产业投资和西部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代持60%股份。所有这些项目的产权均不属于新华人寿,因而后者的大笔投资和对外担保实际上处于巨大风险中。直到2006年关接受调查前后,上述产权才被陆续过户到新华人寿名下。

上述案例也是关国亮数额巨大的隐形投资中,成功回归新华人寿。2006年末,保监会在调查初步发现,关国亮历年擅用新华人寿资金累计约130亿元。2007年11月关国亮被司法控制时尚有26亿元未还。2008年12月,关国亮案一审延期审理后。当时关国亮被控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两项罪名,涉案金额近3亿元左右。时至今日,这仍是一笔糊涂账。关国亮挪用的浮存金是一项保险公司持有但不属于保险公司的资金。在保险公司的营运中,浮存金的产生原因在于保险公司在真正支付损失理赔之前,一般会先向保户收取保费,这期间保险公司会将资金运用在其他投资之上。通常保险业者当期收取的保费并不足以应付最后支付出去的相关损失与费用,于是保险公司便会发生承保损失,这就是浮存金的成本。

保险公司股东往往利用复杂的股权代持结构来进行“隐形投资”,以本人或关联方作为投资平台,投资标的的所有权并不属于保险公司。通过拆借等形式,保险资金便游走于股东的“私产”和保险公司的“公产”之间,渐无边界。未来这笔隐形投资的成本,还是要背在新华人寿身上。此前媒体报道称,新华人寿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为“这事”在提拨备。接受采访的相关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的计提规模,只表示新华人寿的遗留问题比较复杂,一些问题时至今日也没有完全弄清楚。

新华人寿隐性投资的理清与处理还需拭目以待。而在隐蔽的隐形投资地雷之外,还有显而易见的内控困局。

第二,有效内控不乐观

隐形投资的形成首先是内控的坍塌和权利的泛滥。当权力的运行走向“失控”,从而为腐败提供了滋生的土壤。权力腐败之癌细胞逐步向实体肌体转移渗透,便会产生资产侵占、非法挪用等危机,变成难以根治的发展顽疾。

新华人寿“关国亮事件”已为国内保险业敲响警钟。2007年至今,保监会《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三年四次纳谏,即主要为肃清保险公司的股权规范。但在内控方面,关国亮已去,新华人寿内控却仍不可乐观。

2010年年初,国家审计署在对中国人寿(601628)进行审计时,查出一份由新华人寿为包括前总裁孙兵在内47名高管购买的补充养老险,根据这项养老计划,这47名高管退休后可以享受年金收益及医疗费用报销。其中孙兵退休后每个月领取9.28万元,如按80岁身故测算,共可领取约2665万元,加上医疗费用报销部分,孙兵每月所获权益最高可达11万元。其他高管可领取的权益则远远低于孙兵,平均每人每月1万多元。新华人寿将要为此付出3亿元的成本,到审计署叫停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付出了3500万的成本。

当当权者努力为一己谋私,则无有效的内控可言、无积极的公司文化可繁衍。对于新华人寿来说,内控的问题已不仅仅是高管徇私。业务发展模式埋下了更深的隐患。

2009年10月,新华人寿泰州中支原副总经理王付荣涉嫌非法集资案案发面。经保监会专项工作组查实,2003年至2009年10月期间,王付荣通过私自印制假保险凭证非法集资、截留挪用保费和退保资金等方式,诈骗、挪用和侵占资金约3.5亿元,涉及客户数千人。更恶劣的是,持续数年的违法违规行为,绝非王付荣一人独立操作,一个非法集资、挪用保费的组织已经形成。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少有19家保监局共处罚了40次新华人寿的分支机构或个人,处罚事由包括虚列费用、欺骗投保人、擅自设立分支机构等。解决内控问题,就不得不正视新华人寿的分公司“做大”现状。

第三,分公司关联问题严重

新华人寿始建于1996年。1998年关国亮入住后,大力发展营销网络,1999年新华人寿获批筹建天津、江苏、四川分公司,开启了全国机构网络建设的新局面,从“营业总部”一枝独秀走向全国分支机构的“百花齐放”。2004年随着内蒙古、宁夏、贵州、青海等四家分公司开业,新华人寿省级分公司达到34家,全面完成全国性机构网络布局。

2006至2009年间,新华人寿诸多分公司都被授予了极大的资源和平台,而这种资源是业内任何一家保险公司都不可能的。所谓资源是指新华人寿分公司的业务提成及留存费用较高,在同行业之前有明显的“优势”,业务规模做得越大,业务留存费用越高;所谓平台,是指分公司总经理的权限很大,自由度也很大。

权利的集中化带来“唯利是图”和“内控虚设”。中央汇金接盘新华保险公司后,在2009年末召开会议时明确要调整。调整的主要动作是要“收权”,加强对分公司的管理和控制。

但更多的隐患还需要完全排查甚至时间冲刷。在新旧时代更替引发的人事变局之下,要想真正的“脱胎换骨”,新华人寿内部自上而下的阵阵激荡还难言结束。“可能得花三四年的时间,现在分公司特别强大,总公司若想收权,需要一个漫长的磨合与阵痛期。”业内人士表示。公司的问题是总部机制的传导。即使当前新华人寿新管理层决意整改,也难以一时见效。与此同时,新华人寿还面临业务发展的增量、增利的压力。

第四,质与量的难以协调平衡

4月29日,新华人寿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去年的一份全年业绩,根据这份财务报告,截至去年底,新华人寿合并后的总股本为12亿股,净利润为22.51亿元,每股收益达到1.88元,总资产为3045亿元,投资收益也达到106.84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746.88亿元,持有到期资产投资1220.16亿元。虽然新华人寿的保险业务得到大力发展,但偿付能力不足、资产管理公司投资能力孱弱,企业年金等创新业务发展有限,新华人寿在一些重要竞争领域落后于同业。几年来新华人寿的IT后台建设欠账巨大,在2010年新华人寿新增保费收入向千亿元级别迈进时,这一瓶颈将更为明显。在质与量的磨合上,新华人寿目前正寄望两头发力。

由于近年新华保费增长主要是由银保趸缴拉动。银保业务的大增直接导致了管理费用的大涨。媒体报道曾报道,据新华内部人士透露,在规模增长的背后,新华股东对管理费用的暴增提出了异议。但如果压缩管理费用,可能会打击员工的积极性,从而导致市场规模的下降。同时,由粗放的发展突然转向精细化耕作,对于一个有着30万人、1400个分支机构的公司来说,也隐藏风险。

保费收入的量的压力之外,是投资的“质”——净利润的压力。新华人寿对投资部门的内部改革于2010年开启。2010年1月14日,新华资产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召开,改选了新一届董事会,康典出任董事长;同年4月,原博时基金副总经理李全空降新华资产,担任总裁。在新华资产的内部改革中,负责投资决策的“投委会”首当其冲,原来体现“官本位”的成员被撤换,取而代之的是一线投资人士。固定收益部、股票部、基金部和研究部各出一名投资决策者,加上李全,组成了新一届的“投委会”,负责重大投资决策。同时,新华资产的内部人士也被划分为三个序列,行政、支持以及投研。各个序列又划分为不同的层级,配以相应的评估和奖惩制度。

目前,新华资产近百人的队伍管理着2500亿元的资产。但是受偿付能力的限制,新华资产的投资渠道,仅有债券、股票和基金。这边新华人寿转型效果待观望,那边偿付能力重压却亟待解决。

第五,偿付能力重压

新华人寿一度长期受偿付能力问题困扰。2000年8月,新华人寿引进苏黎世保险集团、国际金融公司、日本明治生命保险公司、荷兰金融发展公司等四家外资股东,不久后资本金增至12亿元。至2009年底保险保障基金退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接手,新华人寿的资本金一直没有增加。

随着业务的快速发展,新华人寿的偿付能力已经严重不足,保监会数次向新华人寿亮“红牌”。2010年11月底,新华人寿向股东定向增发的140亿元资本金全部到位,新华人寿增资项目完成。是次增资,新华人寿按照内部原有股东每持有12股认购14股的比例,共发行14亿股,每股价格为10元。在增资140亿元之后,新华人寿又计划发行40亿元次级债以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为上市铺路。

这将是新华人寿继2010年11月完成140亿元增资后的第二次“补血”。前者将其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低于监管标准的30%提升至130%的达标状态;后者则有望将这一关键指标提高到150%的良好水平。

新华人寿当前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仅为130%左右,虽然及格,但算不上优秀。按照《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偿付能力率为100%至150%的公司为充足I类,150%以上的为充足II类。对于充足I类公司,保监会可以要求其提供和实施预防偿付能力不足的计划。此外,此类公司的利润分配也有所限制,只能选择企业会计准则确定的可分配利润,和根据偿付能力编报规则确定的剩余综合收益之间的低者作为利润分配的基础。而此次新华人寿IPO,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即为继续提高偿付能力。

在2004年作出修改前:新华人寿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汇金、宝钢和苏黎,持股分别为38.815%、18.775%和15%。

中国人寿的股权结构:2004年6月

保监会曾于7月1号批复了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申请:同意苏黎世保险公司和苏黎世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将所持有的2000万股和4500万股股份转让给野村证券株式会社。转让后,苏黎世保险公司持有390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5%;野村证券株式会社持有65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5%;苏黎世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不再持有你公司股份。

同意河北德仁投资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42,804,878股、40,426,829股和23,780,488股股份分别转让给天津信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合信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后,河北德仁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8841%;天津信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1329%;厦门合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549%;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股0.9146%。

2010年全年新华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917亿元人民币。以原保险保费收入计,新华人寿是目前国内排名第三大的寿险公司,其市场占有率为8.9%;PE疯狂涌入,众多不确定性并未影响资本大鳄入股这家拥有保险牌照拟上市公司的热情,多家PE(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踩着点入股新华人寿。此外,值得特别关注的是,新华人寿在招股书中承诺,将在2012年9月30日前实施不少于人民币10亿元的特别分红。这一承诺将使得新华人寿成为证监会分红新政策的首批实践者。证监会日前要求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开始,在公司招股说明书中细化回报规则、分红政策和分红计划,并作为重大事项加以提示。

中金公司和瑞银证券担任新华保险A股IPO的主承销商。中金公司在其投资价值研究报告中,对新华保险给出了每股人民币价值32.0-42.0元的估值。对应的2011年内含价值倍数为1.66-2.17倍,新业务价值倍数为8.5-15.2倍。瑞银证券给出的新华保险公司价值区间为每股30.19元人民币至42.26元人民币。

新华保险的A股发行采用网下向询价对象询价配售与网上资金申购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其中,网下发行不超过3170.8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20%;网上发行不超过1.27亿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80%。发行人及联席保荐人通过向询价对象和配售对象进行初步询价确定发行价格区间,在发行价格区间内通过向配售对象累计投标询价确定发行价格。

新华人寿上市对A股市场的影响较小。由于新华人寿已经考虑了A股市场的承受能力,所以新华人寿的发行规模相对较小,甚至低于市场预期。有专业人士表示,新华人寿IPO规模低于预期让A股市场长吁一口气。然而,连日来保险股的表现却颇为不“淡定”。16日白天A股交易时段,中国人寿、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这三家已上市保险公司提前作出反应,以大跌迎接新成员的来临。其中,市场规模与新华人寿最接近的中国太保大跌5.21%,市场规模排第二的中国平安下跌4.58%,而领头羊中国人寿则下跌3.76%。跌势在17日仍在延续,当天保险板块跌幅再度居两市首位,平安、人寿下跌1.3%,太保跌幅则逼近2%。

总之,经过这么多年的上市准备和第一次上市的半路夭折,新华人寿的这次A+H股同时上市备受市场关注的。尤其是在这种不景气的股票外界市场条件下,新华人寿的上市更是吸引了市场的眼球。


新华保险上市时间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