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保险案例

分类:网贷百科 作者: 时间:2018-12-23 22:13:04 来源:互联网

1、原告甲公司对其营运的半挂大货车于2007年3月30日向被告乙保险公司投保车上货物责任险。保险金额50000元,免赔率20%,保险期间为2007年4月10日起至2008年4月9日止。原告向被告支付保险金782.47元,被告向原告签发了保险单及批单。2007年9月27日,原告的驾驶员韩某驾驶该大货车运输彩色显像管,沿312国道由西向东行至1247㎞处时,由于下雨路滑急刹车时,车上货物侧翻于路面造成交通事故。2007的10月10日,商南县交警大队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韩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以后,原告立即向被告报案,被告派员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察,确认车载彩色显像管损坏576支,并对剩余864支待检彩色显像管签署了“回厂家检验”的意见。经厂家检验,剩余864支待检彩色显像管损坏72支,加上之前确认损坏的576支彩色显像管,此次事故共有648支彩色显像管损坏。厂家对此确认之后,对全部损坏的648支彩色显像管开具了总值为26568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随后,原告持相关单据向被告申请保险理赔,被告以被保险车辆并未发生碰撞等事故,车上货物的损失是由于下雨、路滑,转弯急刹车致货物掉落所致,而被险车辆所投保的是“车上货物责任险”而非是“车载货物掉落责任险”等理由不予理赔。原告诉至人民法院,请求依......

不予赔付的理由不能成立在近因原则中,那些造成保险标的损害的主要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因属于近因,对此损害保险人应当承担保险金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投保的是车上货物责任险(附加险),约定保险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车载货物遭受直接损毁,被告在保险限额内负责赔偿。原告运输货物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而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是下雨、路滑,转弯急刹车所致。首先,下雨、路滑属于不可抗力,在此因素的影响下车辆发生事故的几率大大增加,必将成为事故主要的、起决定性的原因。其次,转弯增加了车辆驾驶难度,构成事故的诱因,而急刹车有过失之嫌,但却可以排除故意行为。因此,本案中下雨、路滑,转弯急刹车是造成保险车辆货物损失的近因。保险人以造成投保车辆货物损失的因素“下雨”、“路滑”、“转弯”不属于意外事故,因而不予赔付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

2、某企业将其价值100万元的财产分别在A、B、C三家保险公司依次投保,保险金额分别为80万元、70万元、50万元。保险标的在保险期限内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损失金额为90万元。按照比例责任方式,独立责任制方式和顺序责任制方式,三家保险公司各应分摊的赔款是多少?

第四章财险合同

3、投保单的效用

2001年4月张某与建设银行某支行签订一份汽车消费借款合同,随后张某又向一家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辆消费贷款保证保险,并由张某朋友小王从中担保。同年11月起张某因经营不善导致还款困难。2002年11月18日建设银行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该保险公司审核与银行签订的保险协议后,于2002年12月6日向建设银行支付了9.3万元赔款。2003年2月保险公司将张某及担保人小王告上法庭,追讨已赔付给银行的9.3万元,履行代位求偿职责。

可是庭审时,张某辩称与建设银行签订贷款合同是存在的,但从未向保险公司投保过,也未交过保险费,更没有签订过任何保险合同。小王也称,未与保险公司签订过担保合同。保险公司举证的“担保人资格调查表”、“收入证明”、“居委会证明”、“配偶证明”、“户籍证明”等,只能表示他曾有过为张某担保的意向,后因其妻子反对而最终未担保。小王还证明张某从未向保险公司投保过,保险公司出具的保险合同是伪造的。

法院审理后认为,保险公司出具的投保单既无张某签字,也无张某的保险费缴费凭据,所以无法认定双方曾有过保险合同关系。保险公司虽然有向建设银行支付赔款的凭证,但也不能说明就此能取得向张某求偿的权利。保险公司向法院出示的“担保人资格调查表”、“收入证明”、“居委会证明”、“配偶证明”、“户籍证明”等,也同样不能证明担保合同的存在。最终法院不支持保险公司提出的诉求,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保险法》、《担保法》有关条款规定驳回了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

此案败诉缘由及教训值得总结,保险公司通常都十分重视保险单,以此作为正式合同凭证,而普遍不关注投保单,甚至投保单上无投保人亲笔签名也不细究。有的保险公司在业务操作时将投保单与保险单分离,而投保人并不在保险单上签字确认,一旦发生纠纷,保险公司在行使追偿权或者清理应收保险费时就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这家保险公司能提供的保险证据,竟然仅是业务员单方面签发的投保单,没有购车人与担保人的签字,没有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收据,现在投保人不予认可,保险公司提供不了相应的佐证材料。须知由被保险人亲笔签名的投保单才是保险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此案败诉后果自然不可避免。同时投保单还记载着投保人填写的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投保单是判断投保人是否履行如实告知的依据。此外,投保单还肩负着确认投保人对免责条款明白无误以及特别约定内容的记载功能,只有投保人签字认可了,才能证明保险公司已经履行了免责说明义务,此时的投保单才是规范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

4、保险单与投保单记载不一致

1997年3月18日,国祥家具厂向新安保险公司投保企业财产险,双方约定保险期限自1997年3月19日至1998年3月18日止。国祥家具厂遂填写了投保单,投保单上注明其投保的企业财产为固定资产保险金额人民币600万元,包括厂房、机器设备等;流动资产保险金额人民币200万元,包括原材料、低值易耗品。次日,保险公司经审查同意承保,其经办人杨雄在该投保单上签字盖章,国祥家具厂交纳保险费后,保险公司即开具了保险单。由于工作疏忽,保险单的投保财产项目中流动资产一栏未载明原材料和低值易耗品两项。国祥家具厂亦未提出异议。1997年12月15日国祥家具厂发生火灾,后经审计确认:固定资产损失60万元,原材料损失40万元,家具成品损失25万元。事故后,国祥家具厂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要求其支付125万元的全部财产损失。保险公司携同消防人员对火灾现场进行勘查,结论为:失火原因不明,造成损失确实。但保险公司以原材料、成品不属于保险范围为由,仅同意支付保险金60万元,即固定资产的损失。为此,国祥家具厂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全部损失。

【几种观点】

1、保险单作为有效的保险凭证,其效力较投保单强,应依照其记载来认定,所以,保险公司的做法是对的,原告的诉请不予支持。

2、投保单是合同的书面表现形式,合同纠纷应以此为依据,故保险公司应赔偿固定资产和原材料的损失。

3、投保单与保险单的不一致是因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疏忽而造成,其应承担过错责任,对原告的损失全部予以赔偿。

就本案而言,主要涉及的是投保单和保险单。本案中,国祥家具厂填具投保单并交付新安保险公司,新安保险公司审查后在投保单上签字盖章,双方行为即已构成合同订立过程中的要约和承诺,故其双方的保险合同依法成立,应受法律保护。同时根据我国保险法的规定,可以认定涉案保险合同的订立时间为1997年3月19日,即保险公司在投保单上签字盖章之日。所以,此时投保单已从初始的要约而成为保险合同或保险合同的一种书面形式。即使投保单有记载,而保险单上遗漏,并不影响合同的成立,保险人不得以此为由解除合同,只能严格依照投保单的记载履行合同,不能作任何扩大或缩小的解释。保险单漏载投保单内容,既不能改变国祥家具厂投保要约的内容,也不能使该厂从中获取任何不正当的利益。根据投保单记载,保险公司应对国祥家具厂投保的、已损失的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中的原材料承担保险责任,即偿付国祥家具厂保险金100万元,因家具成品非保险责任范围,故保险公司不予赔偿,损失由国祥家具厂自己承担。

5、暂保单的效力认定

迪亚于2001年2月18日向保险代理人购买机动车辆保险,迪亚当即填写完成了标准格式的投保申请书。该投保申请书的右上角印着一行粗体字规定:“除非另外达成一致意见,保险将于盖邮戳日后一天的中午12点01分生效。除非申请人填写了每个细节并签名,否则投保申请不会被接受,保险人也不负任何赔偿义务。”迪亚在填妥的投保申请书上签名,然后给保险代理人一张缴付保险费的支票,作为保单最初2个月的保险费。于是保险代理人在投保申请书的右下角标明:暂保单自2001年2月18日下午1:30起生效。至于迪亚缴付的支票和保险代理人接受支票的时间和方式等细节,双方未进行讨论。在两人会面后的下一个银行交易日2月21日,迪亚的支票被送到了银行,由于其账户的一笔汇入资金还未到账,银行拒付了迪亚的支票。保险公司在收到银行拒付通知后,于2月28日发送信函给迪亚告知:“关于为办理我公司的汽车责任保险而缴付的支票,我们在此退还。此支票从银行未取到款,银行把支票退还给我公司时,在支票上注明了"余额不足"的字样。因此我公司已无法为你提供机动车责任保险。如果你需要其他服务,请务必联系你的保险代理人。”然而2001年3月1日在迪亚收到保险公司的信函之前,其车辆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造成行人受伤,医疗费用超过3万元。而迪亚直至3月2日才收到保险公司的信函。

由此便引发一起争议。其一,由于支票被拒付,暂保单是否已经生效?其二,如果暂保单已经生效,它是否在交通事故发生前便已失去效力?

暂保单是临时保险合同形式,其上面记载着即将签发的保险单的所有条款,而且通常出具暂保单表明保险公司业已有条件地接受了投保申请,从双方协商一致的日期起生效,并于核保和正式签发的保险单后失效,即便保险公司日后不签发正式合同,则一般暂保单的时效也仅为30天。

此案暂保单的生效日期是双方在订立协议当时确立的,即2001年2月18日下午1:30生效,按理这份暂保单持续到保险公司正式签发保单时为止,但作为保险费的支票被银行拒付后,该暂保单的效力发生了变化。保险公司决定拒保,保险公司是在事故发生前寄出拒保通知书的,而被保险人迪亚则是在事故发生后才收到拒保通知书的。

此案应该如何认定其合同效力?

7、今年3月,刘女士买了一辆二手车,由于该车去年5月曾投保机动险,期限两年。而

刘女士想另找保险公司投保,因此,她请原车主陪同去原来的保险公司申请解除合同,却被告知不予办理。

原来,此前,原车主是通过代理机构办理车辆投保事宜,还享受了价格优惠,因此保险公司在保单中特别约定“因已享受优惠,保险期间中途不得退保。”对此,当初签保单时,原车主是认可的。所以,根据《保险法》第十五条规定,尽管刘女士现已成为车主,但因原车主此前与保险公司签定的合同中已有特别约定,所以在两年保险期限未满时,刘女士暂时不能解除合同,只能耐心等待保险期满后,才可另选它家。

第六章企业财产保险

8、1999年11月9日,某电子元件厂三车间突然燃起大火。厂领导一面安排职工奋力抢

救,一面通知消防及保险公司。待到保险公司赶来后,火已被扑灭。理赔人员经过细致的查勘得出以下结论:大火是由于车间成品库内存放的二桶香蕉水及一桶乙醇不慎燃着导致的,成品库内的二万多只电子元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初步估计损失程度在3万元以上。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香蕉水及乙醇燃烧,厂内许多人都猜测是由于线路短路造成的,但理赔人员经查勘觉得有疑点。就在这时候,公安局接到此车间一工人检举,大火是车间某领导蓄意制造的。经公安局立案侦查,最后得以证实。该车间主任李某自上任后工作少有业绩,导致生产质量大滑坡,几个月内先后制造出近一万只废品,他考虑如果将其报废处理,不仅得不到质量奖,还会被厂里处罚,可能职务也保不住,就唆使两个工人制造了这起假的火灾损失案。经审讯,李某对此供认不讳。在这起事故中,除了8135只废品外,还有13560只合格品有不同程度的损坏,经仔细理算,最后定为24530元。由于李某正处被收审之时,加之对其赔偿能力的怀疑,该厂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并同意将向李某追偿的权利转交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内部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这场火灾是车间主任李某的故意行为造成的,根据企业财产险条款规定,被保险人的故意行为属于本保险的除外责任,因此,保险公司对这场火灾造成的财产损失不予赔偿。另一种意见认为,虽然这场火灾是车间主任李某的故意行为造成的,但李某的行为纯属于个人行为,而非法人行为,对于企业财产保险,被保险人只能是企业法人,因此,保险公司对此应予以赔偿。你认为保险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为什么?

9、佳美食品冷冻厂与华丽印染厂合资购买、共同使用的供电变压器,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由于雷击感应损坏,导致两厂突然停电,致使佳美正在负荷运行的投料设备受到损坏。同时由于停电时间较长,冷库内部分食品遭受损失。华丽因车间正在运转的高热烘筒因突然停电停止运转,导致烘筒上布匹被烤焦。两厂都投了企业财产保险,事故发生后的次晨,被保险人立即通知了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条款,请求保险赔付。

认为这次事故完全符合以上必须同时具备的三个条件“被毁供电变压器是两厂

合资购置,应属供有性质,享有平等所有权;这次事故是雷击感应引起的,属保险责任范围;受损的是保险财产机器设备、在产品和冷藏食品。因此,在审定责任、核实损失后,及时给予赔偿。

10、某生物制药厂全部财产投保卫了企业财产保险。有一天,由于供电输入系统发生故障而引起停电事故,造成该厂冷藏库内的生物制品由于停电而变质。厂方认为,这次突然停电事故是该厂三身的供电输入系统发生了故障,并不是供电部门责任,纯属意外事故,应属保险责任给以赔偿。保险公司该如何处理此案?

本案停电原因是由于供电输入系统发生故障而引起的,不属保险责任范围,不符合以上对三停损失赔偿必须具备的三个条件中的第二个条件“必须是由于保险责任范围内的灾害或事故造成的三停损失”。因此,本案也就不构成保险责任,不负赔偿责任。

11、某年5月,濮阳某玻璃制品厂向濮阳某保险公司投保财产保险综合险,保险项目为固定资产和存货,总保险金额为1635万元。次年2月9日晚风雪交加,被保险人厂外35000V高压专供线刮断,致使厂房和玻璃溶液等受损。次日,濮阳市气象局出具证明事发当晚最大风速为9米/秒(属5级风),保险公司以事故构不成暴风为由拒赔,被保险人不服诉至濮阳县人民法院,索赔58万余元。

被保险人认为,保险条款对暴风没有注释,保险代理人未尽说明条款义务,致使没有专业知识的被保险人认为,能造成保险标的损毁的大风即为暴风。理由有三:1.保险条款中出现的“暴风、台风、龙卷风”等专业术语的意思内涵和外延没有注释。签订保险合同时,由于保险代理人对专业术语不懂,因此也没有向被保险人说明条款内容。致使没有专业知识的被保险人认为,能造成保险标的损毁的大风即为暴风。如果订立合同前保险公司告知暴风就是11级风,风速为31米/秒,被保险人不会投保。2.在保险合同责任免除条款里,也没有约定哪些风给投保人造成的损失保险人免责。3.保险合同是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条款印在保险单反面、字体小、专业术语多,一般人很难读懂,发生争议时法院应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因此,保险公司应予赔偿。

被保险人又提供了一份濮阳市气象局重新出具的气象证明,证明事发当晚瞬时最大风速18米/秒,并证明据中国气象局设定的气象记录表格,有“大风”栏目,无“暴风”栏目。保险公司一审时指出,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条款保险公司无权修改,达不到暴风按条款约定理应拒赔,不能一发生争议就作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

保险公司认为:1.《财产保险综合险条款》是中国人民银行制定并颁布的,并不是保险公司制定的,条款的内容保险公司、被保险人都要遵照执行,保险公司没有权力修改。因此,被保险人将本保险合同定性为霸王合同无事实依据。2.就本案而言,事发当晚濮阳县最大风速为9米/秒,不属于暴风范围。因此,保险公司不应赔偿。3.保险合同是最大诚信合同,应从公平原则出发,综合考虑合同的性质。依据保险立法本意,并不是说一旦保险合同发生争议,就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解释,这样做容易使被保险人产生侥幸心理,找理由图取非法利益。本保险合同条款规定清楚、明确,不存在语义含混不清或一词多义,故不适用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

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保险公司虽在投保单上以黑体字提示投保人应认

真阅读所附条款,但由于暴雨、暴风等专业术语的含义并非一般人在认真阅读后都能正确理解,在此情况下保险公司应将该专业术语向投保人作详细说明,而保险公司并未履行明确告知说明义务,被保险人则将暴风理解为能够造成保险标的损害的大风即为暴风,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作出不利于保险公司的解释。保险条款对暴风没有注释,保险公司未履行明确告知义务,致使被保险人将暴风理解为能够造成保险标的损害的大风即为暴风。

第七章家财险

12、王某将其房屋投保家庭财产保险综合险,保险金额为1万元,保险期内因火灾造成

损失6000元,投保时房屋的市场价为1.5万元,出险时房屋的市场价为1.2万元,保险人的赔偿为多少?

13、王某将其家具投保家庭财产保险综合险,保险金额为5000元,保险期内因火灾造成损失4000元,出险时该套家具的市价为8000元,保险人的赔偿金额就为多少?

14、王某于1998年投保家庭财产保险,他只选择投保了纯平彩电与VCD各一台,保额10000元。两个月后,因为烧酒精炉时不慎引燃大火。王某情急之下,抢救出彩电和VCD,因来不及救出其他物品,结果导致损失4500元。王某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对于如何处理这一起特殊的家庭财产投保索赔情况?

根据《保险法》第41条:“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减少保险标

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因此,保险公司应该赔付,另外要说明的是,王某虽造成损失4500元,但保险公司的赔付金额必须在3000元以内,即不能超过保险金额。

15、2000年10月,某市职工陈某向A保险公司投保了家庭财产保险,保险金额5万

元。同年11月,陈某在乡下生活的母亲来看望儿子,并第一次使用高压锅煮绿豆粥。由于高压锅的排气孔被一粒绿豆堵塞,锅内气温不断升高造成爆炸。高压锅及煤气灶被炸毁,损失金额为800元,陈某的母亲右手也被炸伤,花去医疗费500元。事故发生后,陈某向A保险公司索赔,要求赔偿其财产损失及母亲的医疗费。

保险公司应赔偿邱某高压锅和煤气灶的损失共计800元。邱某母亲居住在乡

下,第一次使用高压锅,未按安全操作规定使用高压锅,并非故意行为,属过失行为,M保险公司应赔偿;再次,高压锅不能自动冲开排气阀,表明其含有一定缺陷,但该缺陷却不是爆炸的直接原因,因此本案的损失不能归为除外责任;最后,家庭财产保险的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的家庭财产,其目的是为了使广大居民的家庭财产在遭受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造成损失后得到经济补偿。所以,邱母因右手炸伤而花去的300元医疗费不属M保险公司承保的范围。

16、被保险人陈某是单身汉,仅有一个妹妹住在外地。陈某居住的城市地处海滨,他在海边有一幢私房。2000年3月7日,陈某将其所住的房屋、院落内的一座小仓库及全部家庭财产向保险公司投保了家财险,保险金额:房屋50000元,小仓库10000元,其他财产40000元,保险期限一年。同年8月9日,该地区遭到了龙卷风袭击,当天上午10点左右,陈某发现小仓库的房顶被龙卷风摧毁,便赶紧去抢搬仓库内的贵重物品,不料被一根房梁砸在脑部,当场死亡。不幸的是,下午1时左右,龙卷风又将陈某院中的一棵老树刮到,断树将陈某的房屋顶砸坏,屋里一些财物损坏。这次事故,造成陈某的财产损失为:房屋损失3600元,屋内财产损失830元,小仓库损失5100元,库内财产损失3700元。陈某的妹妹向保险公司提出赔偿全部财产损失的要求。

陈某死亡前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应该赔偿,保险金额作为遗产由妹妹继承。

17、2000年5月20日(星期六),某保险公司代理人王某到张某家推销家庭财产保险。经王某宣传与讲解,张某决定向王某投保家庭财产综合险、附加盗抢险、家用电器用电安全险,保险金额为60万元,其中房屋及室内附属设备36万元,室内装潢8万元,家用电器6万元,衣物及床上用品4.5万元,家具5.5万元,并填写投保单,保险期限自2000年5月21日至2001年5月20日。张某当场缴纳保险费1095元。因为恰逢周末,王某口头答应22日(星期一)将正式保单送给张某。天有不测风云,22日上午大降暴雨,雷电击坏外线供电变压器,造成周边用户电器损坏。张某家用电器损失3500元。与此同时,王某在前往保险公司的途中因路滑摔倒受伤送往医院。下午张某向保险公司报案并提出索赔。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已就合同条款基本事项达成协议,而且张某履行了支付保

险费义务,王某接受了该履行,因此张某和保险公司间的保险合同成立并生效。保险代理人是根据保险人的委托,向保险人收取代理手续费,并在保险人授权的范围内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单位或者个人。本案中,王某作为保险公司代理人推销保险,接受张某支付的保险费,保险公司应承担其责任。

18、1996年6月,某居民王某家楼上住户李某忘关自来水开关,导致水流外溢,殃及王某家。由于未能及时控制,王家损失严重,清理各项损失1万元。经双方协商,李某同意赔偿王某5000元了结此事,并立下书面协议。事后,王某的妻子在单位与同事闲谈谈及此事,单位财务人员说可以向保险公司索赔。原来,王妻单位为每位职工投保了家庭财产险。王妻回家后与王某商量,决定向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公司接到报案后,由于现场已破坏严重,给定损工作带来很大问题。最后经协商决定赔付8000元结案。由于涉及第三者造成损失,保险公司赔付后,要求王某签署权益转让书,准备向责任人追偿损失。王某签字后,保险公司找到李某,李某认为已经赔偿王某5000元,并已立下协议,不再承担赔偿义务。于是产生一场理赔纠纷。

本案中,王某的损失由李某造成,保险公司向王某支付赔偿金后,有权在实际

支付赔偿金限额内向李某追偿。《保险法》第22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由于被保险人未及时履行出现通知义务造成的定损不准确应由被保险人负责。因此,双方最后接受的8000元应视为本案中保险标的的实际损失。王某凭一己之见轻率作出的决定是得不到法律支持的。

19、1999年3月6日,赵某向县保险公司投保家庭财产保险,保险期限自1999年3月7日至2000年3月6日,保险金额为19万元,其中房屋10万元,家用电器5万元,家具1万元,衣物及床上用品3万元。保险载明“生产经营用的房屋、机械设备、工具、原材料、产品、商品等生产资料,保险人不予承保”。当年8月22日,发生火灾,财产损失10万元,赵某随即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在现场查勘中发现火灾后的残渣里有大量木材。通过向邻里问讯得知,赵某一直从事家具加工,院子里堆满大量的木材和油墨,房屋堆满了家具。


财产保险案例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