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货第一人

分类:网贷百科 作者: 时间:2018-12-23 22:17:08 来源:互联网

一直都在行走大学毕业后的王宝峰被分配到一家国企从事计算机自动化方面的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的国企可以被称为是“铁饭碗”,但服务期满后他果断辞职,奔向自己喜欢的期货行业。从第一代期货市场场内“红马甲”,到参与创立大陆期货,后又辗转经易期货,再到后来自己跳出来做交易,他的理由是“不喜欢管别人,也不喜欢被别人管”。2009年以后,王宝峰移居国外,正式进军全球金融市场并很快站稳脚跟。纵观其二十余载的期货之路,他一直都在行走,从未停歇。

不看书,怎么交易?不断看书学习也是他多年来一以贯之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看书,怎么交易”。他把自己的阅读书目分成三个层面:技术层面,是最浅显的;心理层面,对交易来说非常重要;而哲学层面,是最高的。通过不断阅读能够不断提醒自己,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王宝峰介绍自己看的交易方面的书基本都是老外写的,如《全球顶尖交易员的成功实践和心路历程》、JACK D.SCHWAGER的《MARKET WIZARDS》(金融怪杰)、Stanley Kroll的《克罗谈投资策略》,他建议每个人都应该把它们放在床头,“尽管这些书我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但我每个星期至少翻一遍。”他介绍说。

曾以为可以超越索罗斯少年得志难免轻狂。王宝峰笑言:“那时候,我写的报告中,用得最多的词就是‘果如所料’。虽然套牢、砍仓什么的我都不曾经历,但当时我甚至狂妄地认为自己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超越索罗斯了。”直到“不怕虎”的他向不熟悉的品种伸手,果然很快就被“咬伤”。“亏损对我的触动很大,从那以后,我就不断告诉自己要小心,再不敢轻易下重手。后来止损、资金管理的理念都是由此建立的。”王宝峰说。

数字游戏里沉下心王宝峰认为要做好期货最核心的还是要自己用功,他始终相信“天道酬勤”四个字。“你在交易中每天心里不能想着其他事情,不要想着它是钱,它只是一个数字游戏,你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游戏里面获胜。就像打德州扑克,谁都不想输,但你在打扑克的时候就是打扑克,不能去想着打扑克是来赢钱的,你事先要计算好,拿出去赌的时候就要想好,这部分输了不会影响我的生活,然后再按照一个概率去赌,天天钻研这个技术,而不是去做市场推广,交易的时间就想着交易的事情。市场每天都有机会,而且永远有机会,所以我相信还是需要一颗沉得下来的心。我做别的事情大家都会笑话我,烧个开水可能连插头在哪里都不清楚,但是我看到价格一定能知道现在该买还是该抛。你只有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了,坚持做个几十年,肯定能够做好,对交易来说,其实智商只要能够考上初中肯定就够了”王宝峰说。

不要金融帝国,要简单生活选择随遇而安徜徉于天地之间的人必定是喜欢自由的。在王宝峰眼里,过简单生活也意味着自由。就做交易来说,王宝峰的生活比较简单,就旅游、锻炼身体,“也许有人会问我,你要干什么?也有人会觉得我要做金融帝国,这些都不是我的理想,我想要的是简单生活。我不愿意管人,也不愿意别人来管我,最好就是我不愿意干的事情都不干,可能这就是我的境界,还需要努力。要做到自己不做坏事,任何接手的资金不能亏钱,亏钱就自己垫,这个应该算是基本的信条。”他说。

“放到哲学层面,就是说你希望得到什么,你的人生想干什么,也就是中国古代的一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确实最后你努力了,并且认为做的还可以,获得了一定的影响力,或者是财力,但是还是要思考,你努力了以后你要干吗?”

行走是思考,行走是学习古代的僧人、道士讲究云游,游方僧和道士们四处云游的目的是增加阅历,在云游过程中能更好的悟法,以天地万物之灵洗伐自身的心性,在大自然中探求至高的义理。王宝峰亦是如此,他曾说:“交易和生活应该融为一体,旅行的途中我开着车看风景的时候,我会想着价格,也就是说我在旅行的时候还在交易,但不能交易的时候想着旅行。”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王宝峰每年会抽出一半的时间放下工作,云游四海,他在与外国人的交流中发现了国内外衍生品市场的巨大差距,深刻感受到国外交易员的技艺远超越国内,因此萌生出到国外市场发展的决心。

传承不止于交易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无成誓不还。如今王宝峰在金融市场已游刃有余,他开始回到国内投身公益事业,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慈善教育基金叫“芝麻开花全人格教育基金”,并通过自己的交易能力运作资本,实现基金的稳定盈利,保证基金的长久发展。

“中国缺少能够带领大家走出去的真正精英。我们不能光把钱传给下一代,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在国际上得到认可。”王宝峰不无感触地向记者表示,他成立基金公司正是希望可以资助一部分有资质的人完成学业,进而培养下一代的独立自主和人格完善。这是王宝峰的一个理想。

问:早期的您还曾认为自己能够超越索罗斯,而后付出了亏损的代价,从而建立了止损与资金管理的理念,那么您能不能跟我们简单谈一谈,您这个资金管理体系大概是怎么管理的?比如说在不同的交易手法上面,周期上面是怎么分配资金的,大概亏多少会出来,这个钱是怎么分配的?

王宝峰:超越索罗斯这件事也是开开玩笑,当时只是觉得做了几年回报太惊人了。当时的起始资金是几百上千万的,虽然每天有人问我做的怎么样,我都说亏光了,但是那时的回报应该是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并且是连续的。当然谁都明白资金规模上去了,回报肯定会降下来,交易的目的也会不一样。超越索罗斯这个事真的是开开玩笑,当时好像做这个事也挺简单的,就涉入了一些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开始的时候,亏损也挺大,当然还算不上伤筋骨。我不像一些交易员一样认为一定要亏到什么程度,然后才能经历磨炼、才能成长的谬论,这完全是他自己做不好的理由,我对亏钱还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再谈到止损,我每年用中国传统的春节作为财政年度的划分,我参与交易的初期就已经用出国的借口把把所有客户的钱都退掉了,做的都是自己的钱。自己的钱我会把它分成三块,一块是做固定收益的部分,一块做一些相对进取的部分,还有一块会去做一些有暴利或者是暴仓准备的部分。至于可能暴利或暴仓的那部分,比如我准备了一千万美金来做这件事,我会把它分为十份或者二十份,这当中的每一份亏了可能就没了,赚了则可能会远超十倍的收益。当然这部分在我的交易过程中,还没有发生过暴仓的经历,基本上都是暴利出来的。所以我还是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聪明的人,既然有能力干那么大,为什么不去干?我在上个月还持有着2008年金融危机时做的头寸,这是一个非常保险并且暴利的头寸。所以不要说自己没有钱,没有钱第一你做不了期货,第二你只要有10万块钱,你一定要找到机会去获得暴利,这个市场给了大家很多机会,只要你研究透了,一定能够获得暴利。这样的机会其实非常多,每年都有很多,因为我一直在做,并且这样的机会需要的保证金也非常低。别人可能会说你有钱输得起心态好,输钱我心态肯定是不好的,并且我经历输钱的时候也比较少。据你资金来历的不同,或者说你追求的收益目标不同,在分布仓位的时候应该会不同,这些应该是在自己的交易计划里充分体现。

问:有的人认为期货市场提供了杠杆就应该好好利用,不然还不如做股票,而有的人觉得有杠杆更应该控制仓位,您长期参与海外市场,海外市场的杠杆更高,您如何看待这样的争论?

王宝峰:首先它不是绝对的,我对一个仓位的判断,主要看我们通常说的盈亏比,首先是这个事情的概率有多大?我可能的风险在哪里?我的底线是多少?比如日元,我们第一轮80做进去的,它从73已经到了80了,那么在78-83这个区间盘整的时候,它能回到多少?我首先要想好自己能输多少?觉得能够赢的话,赢的概率有多大?假如我认为有85%的概率能赢,那么我应该做多大的仓位?再比如说做铜,10000以上的时候,它跌破10000的概率有多大?你可能会输多少?输的时候是反过来做还是止损?我对每一个头寸都会做这些研究,如果这个品种的把握特别大,或者是数字逻辑特别强,我就会长期去跟踪。包括本周末SP的回调,我在一个都是圈内人的投资群中与他们交流,提前就讲到了SP至少短线会有一个回调。也就说在研究当中,哪怕这个方向不是大方向,但是你从小方向上,或者短期时间效应来讲,你觉得把握比较大,也是可以去操作的。

问:海外市场中量化交易占了比较大的比重,国内量化交易也逐渐成为新热点,你如何看待程序化交易?你是否有应用程序化交易?

王宝峰:其实程序化交易我也是用了好几年了,但是我用的程序化应该称为是半程序化,我是结合了自己的看法做进去的,比如某一个时段我只抛,某一个时段我只买,或者设置整个时段的止损。目前尤其是国内,很少有人能达到一个程序打遍天下的境界。我们看国内股市,前一段时间2000点的时候,在那盘整,后来2000点往3000点直冲,特别是礼拜二、礼拜三(12月9日、10日)这种行情那么大,500点的上下,趋势性的程序化当然可以赚大钱,所以程序化的东西,不能都把它统称为程序化、量化,这个里面大的东西,还是交易策略的东西。比如说桥水公司,它真正的核心的交易策略也就三五个人开发的,其他人只是做执行而已。我们不用非得把程序化弄到一个高大上的地位,我接触过排名全国前几的券商里面做程序化的人,跟国外的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他们也有从华尔街回来的。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有很多程序化还是挺赚钱的,但核心还是策略。

问:网上有评论说您习惯单兵作战,并且运作的资金规模超过了国内许多私募机构,您目前管理的资金规模大概多少?很多交易员都会认为交易的瓶颈在资金规模上,您觉得您存在这样的瓶颈吗?

王宝峰:我目前还没有这个瓶颈,当然资金规模上去以后,肯定会有回报率的限制,这可能更多的是属于心态和精力的问题。如果运用一些科学的办法,国际市场那么大,国外的对冲基金都是数十亿美元规模的,回报率问题也都不大。我们国内机构的规模和老外的比,实在是不值一提,太微不足道了,我还没有看到哪几家的资金上了“规模”。

问:您感觉,就是您最多能管理多少钱?

王宝峰:照目前来讲,我觉得我们大家都没有上限,因为跟老外比的,大家远达不到那个规模,所以大家不用去探索这个事情。就国外的机构来看,很多一个人就管理上百亿美元,也没有我们弄的这么复杂,回报率也不太成问题,反观国内,上百亿人民币的都很少。

问:您连续22年盈利,这样的成绩市场鲜有,您在这22年里是不是每年都盈利?盈利最多的一年收益率多少?盈利最少的一年收益率多少?有没有哪一年出现过较大的回撤?

王宝峰:对,22年来我还没有过年度亏损的记录。

问:那最少的一年有多少收益?

王宝峰:按照现在的资金回报,因为资金总体来讲也比较大,我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创造一个30%—40%,会不会是一个低的回报。但是按照这么多年来看,以我的整个资金规模比,我想应该比大家认为的要多一些。只是有一部分钱,可能用在了别的用途,但实际上我主要的资金,应该都在做投机,没有干别的,因为我也干不了别的。

问:您在网上被称为“中国期货市场第一人”、“期货宗师”等称号,但网上鲜有您的报道,今天借此机会,如果把您20余年的交易经历分几个阶段,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从初入市场到获得成功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王宝峰:这个里面没有截然的界限。我进入市场上手很快,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做自己的盘子了。只能从物理的意义来分,2009年以前,我做的是场内,虽然外盘做的可能比场内要大的多,但是我回家以后,或者是旅游的时间,不在场内的时间,做的是外盘。那个时候外盘的输赢比内盘大,但是人在物理上来说待在场内多一些。2009年全职旅游之后,物理上来讲在国外多一些了,2010年一次离开中国,16个月没有回来,而且后来回来一年最多也就待上2个月又出去了,基本处于旅行的状态。但是从输赢上来讲,我想是旅游以后,输赢更大了,因为我在资金的规模上也是不断地冲击上限,然后相对来说,我短线做的少了一点,长线做的多了一些。短线,我身边的朋友开玩笑说我只要眼睛盯着就能赚钱,这个我也相信,从概率上讲肯定是做得到的,我只要盯它十分钟,基本上正常的品种,我都能搞清楚怎么赚钱,这个能力还是有的。但就短线来说,尤其是国内的品种,除了股指规模大一些,但它的输赢还是没有国外的品种大,市场的容量或者局限性也比较大,而且真的要做大,规矩也比较多,当然国外也有规矩,也有限制,但是我做国外,几十个户头一分,那是不会有事的。只要分仓分的均匀,都不会有问题。有时候坐在电脑前面,反正坐也坐在这里了,那就做个短线练一下感觉吧,我只是觉得后来的长线也做的不错,应该跟我短线相比只是把它的时间节奏放慢,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就好像100米跑和10000米跑,只是把节奏减慢下来,其他应该是相同的。


中国期货第一人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返回